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飄緲的藍的空間 > 博客
被年齡歧視困住的中年人,做不回“打工人”?
2020-11-16 09:53:01 | 中年人 , 打工人 , 年齡歧視
新京報

原標題:被年齡歧視困住的中年人,做不回“打工人”?

勞動人口平均年齡越來越趨于40歲,已經成為社會發展的中堅力量。在這種情況下,“禁止45歲以上人員擺攤”的這種以年齡為標準,鼓吹“自然淘汰”的行為,明顯不符合當下的社會文明標準。

“How old are you ?”小學讀英語時,老師就曾說過,盡量不要問別人年齡,尤其是女性。

當時不理解,年齡不過是個數字而已。但當步入社會進入工作后,才明白年齡對于工作的重要性。

近日,武漢一菜場發布《入駐須知》成為輿論場關注的焦點。這份通知要求菜市場內的女攤販不能超過45歲,男攤販不能超過50歲。附近的一名商販表示:那我們都不能賣菜了。

相關負責人表示,“(攤販)每天搬上搬下,你得考慮身體強度啊?!笨此企w貼暖心的理由實際上完全經不起推敲。

目前,當地市場監管局已約談涉事三家企業,要求不得違規設置不合理條件,責令企業改正。

不過,此事之所以能引發公眾熱議,還是因為其隱藏的“年齡歧視”問題再一次擊中了社會痛點。45歲,不過是人到中年,但根據菜市場的要求,這意味著只要超過這條紅線,你將失去成為一名菜販的資格,生計瞬間被掐斷,不免讓人心中一沉。

事實上,近兩年來,95后成為“前浪”,乘風破浪的姐姐沒有戲拍,36歲程序員找不到合適工作,關于職場的年齡問題一直都觸碰著所有“打工人”的敏感線。而如何合理看待和避免這個問題,在當下顯得尤為重要。

我國老齡化日益嚴峻

勞動人口年齡不斷增長

按照國際標準,我國從21世紀初65歲以上人口就已經達到了9062萬人,占總人口的7.1%,進入老齡化社會,到2014年的時候這一占比超過了10%。

據中國發展基金會《中國發展報告2020:中國人口老齡化的發展趨勢和政策》預測,到2022年左右,中國65歲以上人口將占到總人口的14%,中國將由老齡化社會轉為老齡社會。

與此同時,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國民身體素質也不斷增強,人均預期壽命不斷延長,2019年我國人均預期壽命達到77歲。

另一方面,預期壽命延長、老齡化現象加劇、國民受教育程度提高等綜合因素下,我國勞動力人口平均年齡也在不斷增高。

從數據統計可以看出,從1985年到2018年,無論是農村、城鎮還是全國的平均年齡都呈上升趨勢。

全國平均年齡從1985年的32.23歲上升到了2018年的38.39歲,2005年以后由于勞動人口(主要為年輕勞動力)遷入城市,導致城鎮和鄉村的勞動力人口平均年齡差異逐漸縮小。

如此看來,勞動人口平均年齡越來越趨于40歲,已經成為社會發展的中堅力量。在這種情況下,“禁止45歲以上人員擺攤”的這種以年齡為標準,鼓吹“自然淘汰”的行為,明顯不符合當下的社會文明標準。

年齡歧視也會導致“用工荒”

一邊勞動力平均年齡增長,一邊因為年齡增長被迫“自然淘汰”,在二者的夾雜與互相作用之下,年齡歧視成為許多行業的職工之痛。

近幾年來,工廠“用工荒”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但是這種現象為什么會出現在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呢?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越來越多的人扎堆服務業,而工廠在招聘條件中還設置了“年齡門檻”。

據國家統計局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顯示,50歲以上農民工的占比越來越多,而其他年齡段的農民工人群占比大多都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而且2019年從事第三產業的農民工比重為51%,比2017年提高3個百分點。從事第二產業的農民工比重為48.6%,比2017年下降2.9個百分點,制造業農民工的占比下降了2.5個百分點。

從社會層面來講,隨著第三產業的不斷發展,尤其是互聯網技術的快速進步,各種新型的工作模式,如網店、自媒體等,給了年輕人更多選擇。進工廠打工這一身份的社會度認可度降低,繁重的體力勞動對年輕人吸引力幾乎降到了最低。同時國家層面對職業技工的培訓投入遠不如綜合類大學教育,也導致相關從業人員減少。

年輕一代不再愿意從事像制造業這種重復性、流水性類工作,工廠又因為對從業者身體素質要求而設置年齡限制,將能力優秀卻年齡偏大的人拒之門外。這一問題得不到解決,就算以后那些在服務業吃完青春飯的年輕人想要進工廠時,同樣進不去。

如此,在未來,制造業一線員工的缺口也將會越來越大。

職場年齡歧視這個檻

“打工人”該如何面對?

四川大學法學院周偉教授曾經以1995年到2005年上海和成都兩市30萬份招聘廣告為樣本分析得出,用人單位在招聘廣告中所提的年齡普遍在35歲以下,40歲以上普遍受到用人單位的差別排斥。

發展至今,關于用工年齡的傲慢與偏見似乎成為企業招聘時的一個普遍的“隱形門檻”。當下,隨著互聯網經濟的發展,這一現象在人員流動性強、工作節奏快、競爭壓力大的新興產業企業中更常見。

據商業保險公司Hiscox的一項研究顯示,在40歲以上的人群中,21%的人曾是職場年齡歧視的受害者,其中80%的人表示,年齡歧視影響了他們的職業發展軌跡。

與此同時,研究還顯示,在面臨職場年齡歧視時,年長男性或面臨更嚴厲考驗,且51歲是他們認為最有可能遭受職場年齡歧視的年齡。

除了一開始的招聘門檻,在企業追捧“年輕化”運作時,年齡稍大的員工也會被“自然淘汰”掉。

對于企業而言,在優勝劣汰、強行競爭的市場環境中,不管是從職員抗壓身體素質,還是家庭穩定性方面而言,企業都更愿意招聘年輕化員工。在市場規律的運作下,35歲成為許多人職場危機的一個門檻。

在如此環境中,對于個人而言,提前做好個人職業規劃很有必要,具有清晰的目標,才能圍繞其積累積累更多的經驗。這種長久積累下來的經驗,才能轉化為升職加薪的資本,在職場的腳步也會占得更穩。同時也要不斷提高自己的學習能力,與時俱進。

目前,全球一些國家已經實施了反歧視法律,以打擊工作場所的年齡歧視。

雖然國內1996年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老年人權益保障法》,但并沒有反就業年齡歧視的相關法律法規,也沒有相關的管理機構。我國《就業促進法(草案)》最初在列舉歧視類型中曾經對年齡歧視進行了規定,但在正式法律中,年齡歧視的規定最終被刪去。

所以部分企業可以在招聘條件中明目張膽地設置年齡限制。

在現實案例中,很多行業中老年人因為擁有豐富的職場經驗或許在一些崗位上更具優勢,譬如教師、醫生、律師、人力資源等行業,年齡反而是優勢,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務。

前不久公安部宣布取消申請小型汽車、小型自動擋汽車、輕便摩托車駕駛證70周歲年齡上限。此舉有利于釋放老年市場消費力,也是適應老齡化社會發展需求的政策善意。這說明摒棄年齡歧視是符合社會現實狀況的必要之舉。

中國有先見之明的城市浙江衢州已經關注銀發人群再就業問題,并開始采取積極措施進行一些前置性的布局了。

據新聞資料,自2019年5月1日起,浙江衢州市率先將全市男性65周歲及以下、女性60周歲及以下退休返聘人員納入工傷保險保障范圍,當地用人單位可為符合條件的退休返聘人員按月繳納工傷保險費。目前浙江不少企業已開始為符合條件的實習生和超齡就業人員繳納工傷保險。

保護中老年人的就業權益,摒棄職場年齡歧視與國家人口年齡結構息息相關,在老齡化的今天,促進多元化就業已然是大趨勢,讓全社會的每一位成員都不被年齡問題所困擾,都可以發光發熱,需要的是各方力量的共同努力。